洗碗女工留剩菜遭开除,是五星级饭店做的事 - 苏州智博印刷厂 
  • 印刷咨询热线:吴先生:13706132202 张小姐:13809059822

  • 智博苏州印刷厂-10年印刷经验!进口设备!专业标签、票据、不干胶印刷

     

    新闻中心
    ·公司动态
    ·行业新闻
    ·国内新闻
    ·国际新闻
    ·智博随笔
    苏州智博印刷 > 新闻中心 > 国内新闻 > 洗碗女工留剩菜遭开除,是五星级饭店做的事

    洗碗女工留剩菜遭开除,是五星级饭店做的事

     

    2012年02月29日8:24 智博印刷转自五联网
    字号:T|T
     

    李红,47岁的六合妇女在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当了4年的洗碗工。3个月前,她留下了客人吃剩的一些废弃食物,却被开除了,理由是盗窃酒店财物。她呆那。过去4年里,她常为浪费而心疼。“东西还好好的,就叫我端去倒掉扔了,作孽啊!我留下来想带给孩子尝尝鲜,怎么就成了盗窃?”昨天上午记者采访时,李红仍觉有苦难言。

    把扔掉的食物带走

    洗碗工一职对文化要求不高,李红并无怨言。“很少休息,也没有加班费。一个月1500不到,供吃供住。累点我觉得也无所谓。”

    丈夫在另一家公司当保安,22岁的儿子在南京上大学。作为一个母亲,她很少有机会自己做饭给孩子吃,这让李红心里一直很愧疚。

    她工作的酒店,在南京是一家五星级高档酒店。

    客人吃一顿自助餐所花的钱,够她洗上好几天碗的。她和工友的职责,就是清洁用过的餐具。“但很多餐具送过来时,里面还剩着吃的。”

    李红说,酒店对自助餐食物管理的流程,是凡可再次使用的,会放回冰箱里。凡觉客人吃过剩下,不宜再售的,一律退到后台倒掉。“夏天也罢了,冬天,那些鱼啊鸭的,都还好好的,最多用两天,客人吃剩了,就全扔。扔进垃圾筒,跟纸巾之类杂物混在一起再拖走。尤其是面包,一桶一桶地扔。每天倒掉的东西,我们一个月工资都不够买的。真是看不下去……”

    酒店里很多工作人员对此都很心疼,有时舍不得倒掉,大家会悄悄留下来,自己带回家去再吃。“可以说,除了领导看不到,其他工作人员,多数都往家里带过。”当然,大家也很清楚,只拿废弃不用的食物。那些还可再次销售被送回冰箱的,不会有人去动心思。

    偶然被发现遭开除

    2011年12月7日晚上,又有剩菜等前台的一些处理食品送到了李红手上。“我一看,都是好好的,就叫我扔垃圾筒。”

    “每次倒东西,我会想,要是这些给儿子吃了,多好啊!”已经读大三的儿子,正在长身体,还很瘦。她以前也曾给儿子带过吃的。这次,眼前的食物又让她犹豫了。“反正天冷,还能放一阵子。”她拿来塑料袋,把食物悄悄装起来。“客人吃剩的一些鱼丸子,还有半盘子烤鸭,一块瘦肉。”

    可当晚,李红发现自己撞到枪口上了。“工程部一个工作人员,原是要查另外一个带东西的男员工。看到了我放的那袋东西。他以为那是男员工留的,就要调查。”

    如果李红不出来承认,酒店里排查一番没个结论,也可能没事,也可能是所有人集体受罚。可她不想连累人,次日一早,她主动承认了。“我心想,顶多给我开个单子罚款吧,我也认了。”

    她没想到,她写了检查,又介绍了事情经过,把材料递到公司人力资源部。三天之后的反馈意见,是将她开除。

    洗碗部本来就缺人,也觉得这个处罚重了些,就带着她又去找餐饮部经理。餐饮部经理没听她任何解释,就回一句话:“照《员工手册》办!你违反了8.1.4.7的规定。”

    回来再一查员工手册,这条写的是:不得蓄意破坏、偷窃、骗取或盗用客人、酒店或员工的财物。

    这让李红接受不了。“那些东西是酒店扔掉不要的。再说谁没拿过?为这个就把我开除了,我觉得太重。把还能吃的东西扔掉就对了吗?”

    扔食物酒店回应是正常耗材

    就此事联系酒店的餐饮部罗经理,对方答复,五星级酒店的管理肯定要非常严格,为了确保酒店的品牌形象与服务质量,所有淘汰的食物都不允许重复使用,也不允许员工私自带走。至于浪费食物一说,对方表示,那是酒店的“正常耗材”。

    律师分析“盗窃”一说不成立

    自己能吃苦。想找一份工作也不难。三个月以来,她一直很窝心。她就此向玄武区法律援助中心求助,中心立即指派法援律师居志刚代理她的解除合同经济补偿金一案。

    居律师告诉记者,“盗窃”一说,在法律上站不住脚。“如果认为她盗窃,就应当报警,由公安来认定盗窃事实。再者,她准备拿走的,是客人已经付过钱的剩余食品,所有权是客人的。酒店只是代为处置。现在再把这些食品认定为酒店财产,也不合理。难道说她不留了,酒店就会收回再售吗?”

    儿子对不起妈妈

    李红的儿子王强得知母亲被辞退之后,急得哭了一场。记者采访时,他的心情很沉重。苏州印刷,苏州印刷厂,票据印刷,标签印刷-智博印刷厂

    读大学期间,母亲曾几次带食物给他。“她工作也忙,难得有时间出来看我。也不是每次都带东西来。面包都是好好的,鱼肉都有。”他知道,那是客人吃剩下的东西。作为一个农家子弟,也理解母亲的心情。有时一个人吃不完,他会与同宿舍的舍友们分享。舍友们不太清楚这些食物的具体来源。

    这次,母亲为此丢了工作,王强很内疚。他以为,是妈妈对他的爱,才导致她一时糊涂。“是我对不起妈妈。要是我一开始就不吃她带的东西,她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了……”

    可李红说,不单是为了儿子。她也真舍不得把那么多好吃的,就这样白白地扔掉。“我们小时候,哪有这些啊?这才过去多少年,就成这样了?”

    作为一个被星级酒店开除的洗碗工,一个母亲,李红一时弄不清自己的对错,究竟有几分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  移动代码: